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B猜生活 >【Lynn写点週报】欧盟向Google裁罚史上最高罚金有用吗 >

【Lynn写点週报】欧盟向Google裁罚史上最高罚金有用吗

时间:2020-06-12  阅读:349  点赞次数:781  
【Lynn写点週报】欧盟向Google裁罚史上最高罚金有用吗

2018 年 7 月 18 日,欧盟反托拉斯委员会发布新闻稿,宣布向 Google 处以 5 亿美金的天价罚金,原因在于 Google 利用其 Android 装置以强化其搜寻引擎服务的垄断性。该新闻稿特别指出三点 Google 的违法行为:

欧盟发现于 2011 年 Google 要求製造商绑定其 Google Search 于手机上,而这一年欧盟发现 Google Search 成为恰好成为 Android 作业系统中市占率最高的搜寻引擎 App 。2012 年 Google 要求手机厂预载其 Chrome 浏览器,同时浏览器也是搜寻引擎的重要入口,两者总共佔了总访问量的 95%。

此举使得其他搜寻引擎厂商没办法与 Google 竞争「补贴」来争取服务被预载至手机里,因为这些厂商也必须额外补贴手机製造商或电信商损失的 Google 补贴金额,因此无法与 Google 竞争。

未经 Google 认证智慧型手机,一般称为 Android forks, Google 要求手机製造商如果要预载其独家服务,包含 Google Play Store 及 Google Search,便不能发展及销售 Android fork 的手机。欧盟发现 Google 于 2011 年藉此成为 App 商店及作业系统的市场龙头。

除此之外,欧盟也提到 Android 授权模式与 Apple 的 iOS 模式不同。iOS 不像 Android 可以开放授权给手机製造商,而是仅用于 Apple 手机。但欧盟实际调查了消费者端对于选择 Android 装置跟 iOS 装置的竞争程度,发现实际上 iOS 并没办法构成充足的市场约束力,这边 L ynn 将文中提到的理由列出:

欧盟委员会认为上述的行为让 Google 利用其 Android 装置以巩固其搜寻引擎的垄断地位,并剥夺其他竞争对手进入市场的机会,成为除了中国地区垄断搜寻引擎、授权智慧手机作业系统及应用程式平台的市场龙头。

但如果要更深入了解 Google 究竟做了什幺才使得欧盟祭出这样的裁罚,我们必须要从 Android 的授权模式谈起,就由 Lynn 带大家一步步揭开 Android 的授权模式,以及 Google 是如何建立起庞大的生态系、来持续维持霸主地位的吧!

Android 事实上有三种,就跟斯斯感冒胶囊一样。

Android 实际上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来看:

第一层是 Android 开源计画,提供免费且自由的 Andorid 开源程式码,每个人都可以任意使用并修改其程式码。

第二层是 Android 相容性计画,加入这项计画可以确保第三方开发的 App 可以成功在手机上运作。常见的像是中国手机,没有 Google 服务但是能相容 Android App ,也有自己的 App 商城,这属于第二层的架构。

第三层则是封闭式的 GMS ,强制提供手机製造商预载 Google Apps,像是 Google Play Store 及 Google Search 等独家 Google 服务,一般我们所使用的 Android 手机都是属于第三层的架构,也只有第三层才能取得最重要的 Android 应用程式。

上述的架构很明显地指出, Android 名义上虽然是个开源软体,标榜免费且开放,但越往上层走,系统就越趋封闭。而最上层的 Google Apps 才是能让 Google 获利的关键。 Android 一开始以免费的名义吸引众多的厂商使用,逐渐养成整个生态系统。一方面是让消费者与开发者习惯 Android ;另一方面是让手机製造商离不开免费的 Android 。

等到整个生态系统逐渐成熟后, Google 便推出一系列的封闭型认证,像是安全性认证及最严苛的 GMS 认证,将自己的服务强制安装在广大的 Android 设备当中,从中产生行动广告的现金流。

接下来就让 Lynn 带大家快速了解 Android 的授权模式:

AOSP 计画提供 Android 底层架构的开源程式码及平台,所要求的 Android 系统限制很少,手机厂商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做任何的修改及或是更进一步的客製化。

像是一个公用的黏土,每个人都可以依照自己的喜好捏成理想中的样子。网路上有很高知名度的 CyanogenMod 就是以 AOSP 为基础,其余衍生的客製化作业系统也是从 AOSP 修改过来的。

小米的 MIUI 以及其他所有的中国 Android 手机,都是採用这项计画。

这项计画不具强制性,但为了符合 Android 生态的完整性,让手机能成功运作第三方的应用程式,手机製造商往往选择加入 Android 相容性计画,依照一定的标準及架构开发及製造 Android 手机以确保 Android App 的相容性。

这项计画是 Google 最严苛的认证机制。 GMS 仅对手机製造商开放,如果手机製造商想要自己的手机拥有 Google Play Store 来让使用者下载 Apps,就必须加入 GMS 计画:要求製造商预载 11 项 Goolge Apps。

如果不加入 GMS 计画,单纯使用 AOSP 平台来运作,手机製造商会发现许多热门的 Apps 根本无法在 ASOP 平台上运作,因为缺少重要的 Google APIs,你会想要没办法玩手机游戏课金的手机吗?

其他例子像是 YouTube 影音搜寻 App 、有用到 Google Map API 的应用程式皆无法使用,例如 Ubike 地图、导航及气象等 App 皆无法使用。虽然可以靠刷机达成,但对于手机製造商来说,手机是要卖给一般消费者的,如果这样便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这类型的手机。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手机製造商想要提供消费者「期望中的 Android 智慧型手机」,就必须加入 GMS 计画中。

换句话说就是除了中国区以外的手机製造商,全球的手机厂商都必须加入 GMS 计画,并尽可能卖出手机给消费者,透过预载这些服务让 Google 取得全球 80% 手机使用者的眼球,并利用 90% 搜寻引擎市占率及 60% 浏览器市占率,以装置 OS 强化其搜寻及浏览器服务,利用广告营收大赚特赚。

以目前市场上的竞争者来说,在 Google 垄断的情形下,要从零打造这一整个生态系是不可能的事情──欧盟不是对 Google 旗下 Android 系统、搜寻引擎及浏览器的高市佔率开罚,而是针对 Google 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封闭式机制,排除其他所有可能的竞争者,垄断全球移动式广告产业才遭到开罚。

裁罚案对于整个 Android 生态系的影响大吗?Android 手机要变贵了吗? 早就太迟了, Google 仍会是全球霸主。

以目前的资讯来判断, Google 单纯被处以罚金的影响不大,仅仅是全公司两个礼拜的营收,反而比较具有威胁力的是欧盟要求 Google 不得强制手机製造商预载其 Apps,等于 Google 很可能丧失部分的全球 80% 使用者广告通路,对其广告业务的造成威胁,但影响也可能不如想像中大。让我们分成三大点来解析:

这次的裁罚案仅仅是针对于 Google 强制厂商预载 Google 服务开罚,最糟的情况也就是 Google 依规定不得再预载其服务,对于使用者及开发者完全无关,旗下所有的服务仍然正常运作。

短期内 Google 也将提出上诉,后续的法律流程还有一段时间要跑,但是基于上述事实, Google 的赢面应该不大。

目前也有很多人提出「是不是 Google 要向手机厂收取授权费的疑问」,并担忧未来 Android 手机很可能变贵的可能性。

Lynn 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如果 Google 向手机製造商收取授权费, Android 设备的全球市佔率可是达 80%,那幺各国又会有机会向 Google 再敲诈一笔反托拉斯罚金,如同微软的 Windows 一样,但微软的作业系统垄断性由于有 Linux 及 Mac 存在,又不如 Android ,对于 Google 来说不太可能做出这种高风险举动。

如同先前提到的,最糟的情况就是 Google 不得预载其服务于 Android 中。但伤害可能不大,因为太迟了 全球使用者早就深度黏着于 Google Search、YouTube、 Chrome 等 Google 服务当中了。

即使厂商不再强制预载其他 Apps,其中 Google Play 平台也一定会附上让使用者下载应用程式, Google 也一定会找到其他方式吸引使用者下载 Google Apps,比如说鼓励电信商为消费者提供安装 Google Apps 的服务。

Google 生态系早就深植于市场之中,这个禁令顶多是开放平台的竞争,让小厂可以向手机製造商争取预载服务, Google 全球霸主的地位恐怕还是无法动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