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B猜生活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时间:2020-06-10  阅读:369  点赞次数:375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本文作者为孟买春秋,原文标题:危城之夏,香港新史,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六月初香港百万人上街反《送中条例》时我尚未回到香港,在鸟语花香与世隔绝的南法读香港抗争只觉不可思议,很难设身处地。回港隔日参加了 616 游行,做梦也没想到当天有两百万人上街,而香港人口不过七百多万。这场勇敢且惊心动魄的运动就此展开,至今未有平息的迹象。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两百万人上街后仍拒绝撤回《送中条例》,好几位年轻人相继跳楼自杀明志,自此局势一发不可收拾。最近我常想,一失足成千古恨大概就是这样吧?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一如台湾北高市长对着麦克风总是流利地背诵他们的空洞洗脑语录,林郑最近一次记者会上反覆背诵官方口径,连通常不及本地记者凶悍的外籍记者也咄咄逼人,要她答覆是否有权撤回《送中条例》,或是需要北京首肯。林郑闪烁其词不置可否,台下彷彿公审犯人般一片哗然,最后无法控制局面的林郑索性转身就走,留下一屋子愤怒,香港记者甚至喊出好多市民问妳何时死的惊人之语。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原来单纯的撤回《送中条例》诉求,如今已发展成除撤回条例外,还包括撤回 612 暴动定性,不追究反送中抗争者,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及元朗暴力事件,全面落实双真普选等五大诉求。连一项诉求也不回应的港府,现在面对五项诉求不仅置之不理,反而变本加厉容许黑帮流窜街头攻击市民,警察毫无顾忌公然棒打路人,栽赃市民甚至打瞎一位医护人员的一只眼睛。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多数市民对运动仍然有高度同情,否则不会每游行必有数万人,週週有抗争持续至今,不过从一开始的游行到现在的佔据机场阻碍交通,渐渐有不耐的市民开始认为应该适可而止,特别是对政治冷感漠不关心和态度亲中者,完全站在政府角度大力指责示威者破坏社会秩序,造成经济衰退。

然而香港经济衰退并非因六月开始的游行示威而起,市民对已经倒退的经济不满是游行示威的背景原因之一;社会秩序逐渐脱节并非因为起初的和平示威,警察开始滥用公权力,面对市民以蛮横违法的暴力相向才是脱序的主因。

而究竟是些什幺人上街示威?

八月五日大罢工当天我提早抵达金钟,在有冷气的地铁站内等游行开始。身旁黑压压一片身着黑衣的年轻人,三五成群在地铁大堂打打闹闹,便利店外大排长龙买饮料买零食,年轻女孩背包上挂着可爱的小公仔,男孩在女孩面前装酷耍帅逗笑,彷彿是一群等着追星的粉丝。进入地铁站手扶梯上小情侣拆开口罩的包装,彷彿打开一包口香糖般自然。站内广播不间断宣布请不要在大堂逗留,但站着的年轻人只是越来越多。

时间一到,他们鱼贯从冷气间走进近 40 度的高温,开始今天的抗争,一直到深夜镇暴警察拿着枪指着他们,把催泪弹丢到他们之间,用警棍把他们打倒在地。

一位总是在靠近最前线的年轻台湾记者提及,运动之始催泪弹一出来大家就往后跳跑开,如今催泪弹一丢大家蜂拥而上用各种方式去扑灭。有一回于警方冲突之中几个年轻女孩误以为穿着记者背心的她是救护人员,请她帮忙洗被催泪弹波及的眼睛,洗完转身继续再上。

如此令人心碎的场景一再上演,有些一直在前线的记者因此开始去寻求心理治疗,我怀疑没有学生能负担心理谘商,因为他们的零用钱全拿去买口罩雨伞了。前两天的瘫痪机场行动,许多学生从附近车站步行进出机场,因为快捷便利的机场快线所费不赀。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上星期开始警方以防範未然为由,多半不发给游行申请方不反对通知书,于是此类集会游行即为非法,也许是这样警方清场不再等到半夜,还没天黑已经开始,而且举警告旗几秒之后立即施放催泪弹。

为了与警方周旋,示威者如迅雷般快闪在各处出现,前线一声令下示威者就前往下个战场。警察疲于奔命,甚至在示威者架完路障之后好几分钟才抵达。

蒙面的黑衫战士提着瓶装水铁锅盖和雨伞,迅速穿梭于夏日危城的街道,线上游戏般的游击战,在香港实境上演。

身为退役记者的我在游行中只是观察的角色,我的感受不及香港人的千万分之一,即使如此,香港人的决心与团结,没有例外每次都令我震撼不已。然而让我即刻要落泪的不是在催泪烟里冲锋陷阵的蒙面黑衣年轻身影,而是在地铁站里等着游行的谈笑学生,在游行队伍中和同伴分享饮料零食,在立法会外汗流浃背分发口罩瓶装水的稚嫩脸孔。

一位路透社的前同事在美孚地铁站拍下一对年轻情侣戴着口罩互相凝视亲吻的画面,当晚因为警方在葵芳站内施放催泪弹,示威者因而转往美孚。

一整代原来应该过暑假準备开学的年轻人,应该无忧无虑去爱去恨去哭去笑,几个星期内他们的青春已经转换成没日没夜痛恨政府的愤怒。

危城之夏,不是香港人只能为他们加油觉得伤心,而身为此时此刻在香港的台湾人,更多的是双重的无力感。香港回归那年二月我离开台湾,没想到如今竟会身在香港流泪见证这个城市慢慢窒息,担心故乡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如今日的东方之珠般支离破碎。

即使是螳螂挡车,我们都应该高举双臂为下一代去挡,这是我看着吃催泪弹挨警棍乱棒殴打的香港年轻人最深的领悟。

《思想坦克》危城之夏,香港新史
相关文章